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墙英雄 >

诗墙修建一等功臣陈国安
来源:中国常德诗墙 时间:2016-11-21 10:14:53  作者:王敏

  2.jpg

    ·当过农民、海军战士、电影放映员、工会与宣传干事等。参与中国常德诗墙建设和管理长达18年,被市委、市政府授予诗墙修建一等功臣。

     省书协会员、市书协顾问、市楹联家协会顾问,曾任市书协副主席、天津印社理事、洞庭印社副社长,主攻隶书,作品多次参加中国书协展览。省级书展,在人民画报社举办的首届世界华人艺术展中获奖,被岳麓书院、桃花源、常德诗墙刻成碑联。

     中国诗词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市诗词学驻会顾问、曾任湖南诗词协会常务理事、《湖南诗词》编委、市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武陵诗词》执行主编、诗作获全国第二届华夏诗词奖,著作《幽篁轩诗文集》获第九届丁玲文学奖。

    陈国安的简陋居室有个雅号“幽篁轩”,他名正言顺地当起了“幽篁轩主”。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王维诗),成了这位年届七旬的书法家、诗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幽篁乃竹林也。昔日乐天尝谓竹性固,固以树德;竹性直,直以立身;竹性空,空以体道;竹性贞,贞以励志。”陈国安的老家在益阳城郊的一片竹林旁,与竹为伴,是他一生的乐趣。

4.png

 

淡泊名利的书家

    陈国安自小爱好写写画画,但出身贫微,买不起纸笔。一次,父亲从造纸作坊里带回一些质地很粗糙的纸,全被他涂鸦,一张张浪费了,父亲狠狠训了他一顿:“搞这个又不能当饭吃!”

    课余放牛,他捡来磨刀青石,用锯子锯成方形,将粗面磨平,用伞骨磨成小刀,刻成反字,用墨水盖着玩。后园的梨树老化不结果,被他砍了来刻印。

    初中时,他交不起学费,老师让他刻了100多个同学的姓名章,作为老师排座位、排成绩表用,所得几十元钱补交了学费。

    1964年,陈国安参军入伍,在连队办黑板报,后当起了电影放映员,写标语,刻幻灯片,举办展览。那时,他常常把报纸上的标题剪下来,集成厚厚的册子,用毛笔照着练写楷、行、草书,

    1970年,陈国安复员到常德工程公司,先后担任放映员、宣传、工会干事。1981年,他调入市工人文化宫5年,负责宣传工作兼美工。这一年,他认识了省书法名家史穆先生,崇尚其书品人品,拜其门下,书法与诗词日渐长进。

   “生憎瓦缶竞雷鸣,衫鬓飘萧学未成。休对名山叹迟暮,壮心如火墨磨人。”在陈国安的书房里挂着这样一幅书法,这是他1991年向史穆老师求来的,意在自勉。

   “厚积薄发”,“磨穿铁砚”,史穆老师与省书法家协会原主席颜家龙赠予他的箴言,令他受益终生,激励他砥砺前行。

    为了提升书法修为,陈国安先后参加了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校函授班和省书协第二期研修班。

    在铺天盖地的“流行书风”面前,陈国安冷静思考,选择了传统,以隶书作为主攻方向,追崇扬州八怪之首金农,又不落窠臼,自古法出又独具机杼,融入自我性情。“汉隶拈来旷世雄,神谶衍化见仙风。趋君我愿持长杵,搅动书坛寂寞中。”写尽他学写金农的感受。

    求知若渴,勤学苦练,陈国安的书法渐渐形成了“端庄、大方、质朴、平和”的面貌。书法家李铎先生赞其结字、章法“浑然一体”,“有很高的造诣”。

    陈国安的书法功力深厚,雅俗共赏,岳麓山、桃花源、太阳山、夹山等地可见其碑帖刻联,不少单位、茶楼都藏有其墨宝。上门求字的人也不少,他从不开价,常常一句谢语抵千金。每年春节前,他积极参与送春联上街下乡活动,老百姓排起长龙求他的书法,他一写就是三四个小时,累得腰都快撑不起来,他却乐在其中。

 8.png


甘于寂寞的诗人

    俗语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陈国安醉心于传统格律诗,坚持苦吟勤练,继膏晷,争朝夕。他的《求学诗》流露出对书法、诗词的挚爱:“朝趁微曦临汉隶,夜贪残烛读唐诗,头颅未许平生贱,笨鸟先飞自惜时。”

    他写《学书感悟》:“银钩铁画走龙蛇,米蔡苏黄各自家,天下真知缘实践,打翻池水灌新花。”针对当前书坛一些人盲目崇古、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现象,情理交融,高呼创新。

    史穆先生去世后,他吟成一联:“艺海留踪,常凭翰墨多施爱;清风惠我,每忆先生一骋毫。”师生情谊,溢于言表。

    他写花岩溪:“花灿仙溪,一镜明湖嬉白鹭;岩生彩画,四山秀木映红霞。”题司马楼:“十年谪宦滞沅湘,访市井田园,甘居陋室关民瘼;千古诗豪遗翰墨,採渔歌樵唱,独辟新风倡竹枝。”颂河洑劲松堂:“抗日捐躯,浩气当年怀劲旅;兴家治国,宏猷此日汇松涛。”

    深入山区、走近百姓,他写下《西江月·访石门山区农户》:“天外青山角落,石头缝里人家。苍藤老树隐烟霞,夏豆秋瓜入画。幸福辛劳作伴,粗茶淡饭无奢。蠲除农税庶民夸,我亦悠然潇洒。”诗人、书法家虞逸夫先生读后感叹:“清新淡雅,是本色语,老夫尤爱诵之。”

    淡名利,眇炎凉。陈国安坦荡为言,慷慨命笔:“常傍书山甘寂寞,不名青史亦怡神。”“虽惊额上生沟壑,犹是童心未染尘。”

    2008年,第四届常德诗人节上,陈国安的一首七绝《丁亥南京逢老战友小饮》获中华诗词学会颁发的华夏诗词奖。湖南省诗词协会成立20周年,他是获表彰的50位优秀诗词工作者之一。其著作《幽篁轩诗文集》获得第九届丁玲文学奖。

 downLoad-20161121094019.png

诗墙幕后的功臣

    “佳讯传来喜不支,一墙荣获吉尼斯。十年寒暑君知否?共献丹忱鬓亦丝。”2000年9月,中国常德诗墙喜获世界吉尼斯纪录,陈国安以诗相贺,激动不已。要知道,这个浩大工程的背后,也有他挥下的汗水。

    1991年,陈国安参与中国常德诗墙建设,先后任诗墙修建委委员、诗墙办公室秘书组组长兼书法组副组长、诗墙博物馆首任馆长,与诗墙相伴长达18年,结下了深厚的诗墙情。

    陈国安犹记得,为征集全国名家的书法作品,他与同事一起想方设法,先是找到颜家龙,请他给中国文联写信,然后给中国书协去函,再转发给各省、市书协。

    当时征稿的稿费少,要敲开名家之门,求得墨宝,全凭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陈国安回忆,走了不少冤枉路,碰了不少闭门羹,也收获了满满的感动。

    当时,对全国名气较大的老年书法家,他们一一上门进行了抢救性征稿。中国书协顾问陆石几乎失明,老伴在一旁帮衬指点,他摸着纸写下了“中国常德诗墙”六个大字;天津著名书法家孙伯翔腰部有恙,却坚持当面完成作品,再接受按摩师的理疗;70多岁的安徽书协原主席李百忍重病缠身,留下墨宝后一个月就辞世了。

    2010年,陈国安被市委、市政府授予诗墙修建一等功臣。这项特殊的荣誉,他尤为珍惜。

   “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为常德百姓造福,付出再多艰辛也值得!”如今,每每走在沅水畔诗墙旁,陈国安的心中油生一种自豪。

    退休之年,陈国安纵情诗书、奇石、摄影,笑称自己杂而不专,是个杂家。“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是他晚年但求的境界。

                                                       3.png     1.png

 


 

上一篇: 诗墙建设的实干家多面手陈国安

下一篇:诗墙提案的“催产婆”财务管家周正馥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版权所有:常德市中国常德诗墙诗墙管理处
Copyright ©right 2006-2015 LYHTOUR.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0736—7255123 地址:常德市武陵区沅安路42号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登记:湘ICP备13009390号-2